關於部落格
爆乳D奶
  • 2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凌晨仨老人被拖出室外,租屋被拆

  □記者田育臣實習生牛林林文圖   核心提示 昨天凌晨1時許,隴海南里與金城街交叉口附近一家屬院,三位熟睡的老人,被40多名年輕壯漢強行拖到室外。隨後,幾輛鏟車和大型弔機開進院內,將10間房屋“轟隆隆”化為廢墟。其中,一半的垃圾被大卡車運走。   67歲老人張雨興說,40餘年,老兩口攢下的10多萬元,一直被藏在床下。昨天,他和老伴扒了一天,僅找回3600元,“大部分錢隨垃圾被拉走了”。除了老張的10多萬元,同被埋在廢墟下的,還有兩隻黑背、四隻藏獒,幾個倉庫的啤酒。據業主估算,價值約200萬。   昨天,二里崗派出所民警及時趕到現場,將6名拆房男子控制並暫扣。此事原委,警方仍在調查中。   [事發]凌晨三位六旬老人被拖出室外   據張雨興介紹,昨日凌晨1時許,在屋內熟睡的他突然被一陣雜亂的聲音驚醒,“聽聲音來了不止一輛車”。之後,小院大門被撬開,四五名壯漢走進屋子,二話不說,便將他從床上往下拽,他掙扎著倒在地上,對方抬起他便向屋外走去。“他們把我塞進車,一直拉到南三環,嚇唬我說,大聲叫就把我活埋了。”凌晨4時許,他被對方送回時,房屋已夷為平地。   張雨興年輕時在鄭州老布廠上班,退休後,打些零工。這幾年,他在這個院內租了兩間房,靠拾荒為生。與他同住在小院內的,除了妻子,還有一個62歲的房主親戚。   當時,幾個壯漢走進屋子,動用機械正打算拆房時,張雨興想到了藏在床下的40多年的積蓄。他說,老兩口年紀大,不會用銀行卡,平時,他們掙點錢,不捨得花,都打成捆,放在床下麵一個鋁盆里,“足足10多萬”。他說,妻子見拆房,便掙脫著去拿錢,但被壯漢強行拉走,這些錢,全被埋在了廢墟里。   昨天,圍在廢墟旁的,除了三位老人,還有其他幾位租戶。租戶武女士稱,她是做啤酒銷售生意的,她在小院內也租了一間屋子作為倉庫來儲存啤酒。此外,還有兩個租戶也租了房子存酒。據他們講,三家啤酒一共價值近50萬元。此外,一家租戶在院內養了6只名貴犬,“2只黑背、4只藏獒,這是我一輩子的積蓄,一共170萬。”犬主人沙先生說,昨天,他的6個“寶貝”隨著大鏟一揮,殞命在廢墟之下。   [調查]房子無房產證,雙方一直未談妥補償標準   昨天,為了找回埋在廢墟中的錢,張雨興夫婦以及聞訊趕來的女兒和兒媳,一直用雙手在廢墟上扒,希望將二位老人的血汗錢重新找回來。然而,截至昨晚7點,他們僅從廢墟中找回了36張殘破的100元人民幣。   據紫荊山南路辦事處有關負責人介紹,該院系鄭州老糧庫家屬院,一直未辦房產證。此前,因老糧庫改製為一家股份制公司(現名為“金農商貿有限公司”),該公司將家屬院土地進行拍賣,公司給家屬一定補償,“雙方因賠償問題沒談妥,一直拖著”。該負責人稱,2014年夏,辦事處曾主動幫助協調,但最終雙方在房屋面積上起爭議,這件事一直擱置到現在。“我也不知道咋回事,突然開始拆了。”該負責人說。   家屬院拆了,是否提前進行了通知?昨天,該院房主朱女士介紹,房子系母親留給自己的。近些年,她以一間每月200元的價格租給住戶。在此之前,家屬院內其他兩家已完成了拆除。2014年夏季,她接到辦事處拆遷通知,家裡隨即停水停電,因賠償問題未達成一致,拆房一致拖延至今。“即使要拆,也提前通知一下,但我從沒接到任何通知。今天早上,我接到租戶電話,才知道房子被拆了。要是出了人命,那可咋辦?”朱女士說。   [進展]6名拆房者被警方扣留   “這些人,都是公司叫來的,我們不搬走,他們就強拆。”朱女士憤憤不平地說。昨天,大河報記者根據朱女士提供的電話,致電金農商貿有限公司呂姓負責人。他在電話中稱,朱女士家的土地所有權屬於公司。對朱女士所說的“他找人來拆房”一事,呂姓負責人予以否認。隨後,他以“工作正忙”為由掛斷了電話。   昨天,沙先生說,他聽說房子被拆將自己的6條狗砸死後,趕快趕到現場,攔下兩輛鏟車和大卡車。   昨天,二里崗派出所一位陳姓負責人表示,昨天凌晨,他們接到報警後,因對方人數較多,他們上報領導,從其他派出所調派了一些警力,最終,在現場抓獲了6名拆房者。目前,6名拆房者被警方暫扣,正接受筆錄,案件的緣由,警方仍在調查。  (原標題:凌晨仨老人被拖出室外,租屋被拆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